刑侦专家蒋彪:为攻破孙小果的防线,研究了他的成长史

国内 2020-09-13 00:0799网络admin

2018年7月中旬,孙小果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中被抓,跟20年前一样,他依然觉得他的母亲能“搞定一切”。面对办案人员,孙小果露出跋扈、不屑、对抗、老练的神态。

但他遇到的人是蒋彪。这位53岁的老民警,体态微胖、鬓间发白,笑起来露出的一对虎牙让人觉得朴实亲近。

“我不需要跟他(孙小果)争个高低,我们共同的目的是还原案件事实,我去鼓励他还原案件事实。”蒋彪对澎湃新闻()说,犯法的人更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,将心比心地去审讯办案,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而原则就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经得起历史、人民和法律的考验。

蒋彪是昆明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民警。从事刑侦工作33年来,他先后参与侦办了湄公河惨案、昆明火车站暴恐案、孙小果案等典型案件,荣获全国公安系统“二级英模”“百佳刑警”等称号,多次立下战功。为此,云南省公安厅专门设立了他个人的工作室——云南刑侦蒋彪专家工作室。

云南省公安厅专门为蒋彪设立了工作室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“老练”的孙小果碰上老练的老民警

2018年7月中旬的一天,孙小果欲约某航空公司的一名空姐聚会,但该空姐已参加另一场娱乐场所的聚会,因起争执,该空姐被一名男子打了耳光。孙小果闻讯后“英雄救美”,带人赶赴昆明市某KTV,踢破了该男子的膀胱,后经鉴定构成重伤,孙小果涉嫌故意伤害罪。

当时侦办民警发现,该案犯罪嫌疑人就是20年前曾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孙小果,遂逐级上报到云南省政法委。

彼时,蒋彪因云南省公安厅安排,正在德宏州中缅边境办理打击绑架中国公民犯罪的案件。孙小果案发后,蒋彪被上级机关急令召回到专案组报到。“当时我们也很纳闷、很诧异,印象中已经执行了死刑,怎么还没死啊?”蒋彪回忆,20年前的孙小果案,在昆明市警界引起了很大的波澜。

此次接手该案,会不会有压力?面对这样的问题,蒋彪说:“不要去冤枉人,不然良心这块过不去,一定要秉持公平公正,如果非要说压力,就是如何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。”

蒋彪觉得,孙小果案很多证据线索都是20年前的,这有点像考古。但要把过去的事儿回溯清楚,且孙小果自己有防范意识,侦办时难度非常大。

蒋彪的印象中,2018年案发的孙小果,其心态还跟20年前一样,“他觉得他母亲能搞定一切,在看守所里还是跋扈,玩世不恭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”。

蒋彪记得,第一次在看守所里见到孙小果时,对方仔细地看他,想看清楚他是谁,告知相关情况后,孙小果又仔细地翻看他的相关身份证件,然后斜挎在椅子上,神情不屑,或闭口不语或反问质疑,充满了对抗意识,“他本来自己懂一些法律知识,接触警察也不少,对待我们专案组民警就显得很老练”。

“老练”的孙小果碰上了老练的蒋彪,是否像影视剧中演绎的一样,从气势上压倒他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?蒋彪则说:“我不需要跟他争个高低,我们共同的目的是还原事实。”

 

为了还原事实,能让孙小果开口,蒋彪做足了功课。他查看相关资料,梳理孙小果的人生轨迹,研究其性格和成长生活环境,“因为我要去跟他打交道,我就比较关心他的人生成长历史。”

“母亲的溺爱毁了他,造成他非常自私。”这让蒋彪颇为感慨。

回溯了孙小果成长史的蒋彪发现,孙小果早年父母离异,缺少家庭关爱,就像孙小果自己在日记中写的:“父母吵架打架,觉得身边充满了暴力,整个社会生活都充斥着暴力。”

蒋彪说,因为家庭的缘故孙小果从小变成小混混,领着比他年纪小的人游荡在娱乐场所和电子游戏室,他在这个群体中获得自我满足和虚荣的地位,孙小果初二时正处社会人格形成之时,家庭暴力的影响伴随其一生,在此后的犯罪案件中就表现了出来。

蒋彪举例,当年的受害者只有十五六岁,孙小果欲行不轨被小女孩拒绝,他就安排手下的人殴打小女孩,他站在一旁,自我满足地看着手下的人打小女孩,打到认不出来为止。

当年出狱后,孙小果的身上还能找到这种残暴的影子。蒋彪举例,后来在经营M2酒吧期间,一名该酒吧的中层比较懦弱,就被孙小果经常欺负,孙小果买了一个电棍,他只为了试试电棍的威力,就在该中层身上击打,把电耗光为止;随后,又养了自己的爱犬让人训练,为了检查训练的结果,就让狗去咬该男子。

“成年人了,做这些事非常荒唐,这种年少时性格的塑造影响了日后的生活。”蒋彪说,正是因为孙小果母亲无原则的溺爱,溺爱到了极端和偏执的程度,使得孙小果形成了非常自私的性格,行事一直以自我为中心,“父母离异后他的哥哥跟了父亲,后来也确实在部队锤炼了,两个人确实就不一样”。


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十博客户端下载-10博体育入口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