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萍首次网络直播 称不能想象一个城市没有实体书店

娱乐 2020-05-18 18:07199网络admin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新安晚报或安徽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新安晚报 安徽网    大皖客户端 近日,由长江新世纪及众位名家倡导的“书店的春天——拯救实体书店”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。上周六晚,著名主持人倪萍接力倡议活动,参与线上直播,并准备了六副亲笔画作,作为奖品送给直播间的观众们。接受媒体微信群访时倪萍表示,能为实体书店贡献一份力量,自己义不容辞。“不能想象一个城市,实体书店消失了,这太可怕了。”而首次尝试网络直播的倪萍也笑称,自己的目标不是要成功。“我很愿意尝试新鲜事物,但不像年轻时做事就一定得成功不能出差错,现在只是想知道我是否可以。”

做直播:愿意尝试新事物

受疫情影响,很多实体书店经营困难。“书店的春天——拯救实体书店”倡议活动一经发起,就吸引了众多名家参与进来。首发直播中,新闻人白岩松以签书秒杀的方式进行“直播带店”,为各家书店吸引流量,增加线上订单量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“白岩松、敬一丹、董卿……我的好朋友也都参加了,我也是非常愿意的,但愿我有这能力帮到他们。”据介绍,倪萍这次同样以“直播带店”的形式帮助实体书店曝光拉动销售。除了与湖北新华书店、北京西单图书大厦、四川文轩、山东临沂书城、江苏凤凰新华书店这五家书店连线之外,倪萍还现场连线抖音达人,联合线上主播,多方位为读者推荐好书和书店。

作为主持界的前辈,倪萍说自己应该是做过最多次电视直播的央视主持人。“那时候基本上都是直播,很少录像。我已经比较习惯直播了,录像人的精神就会放松许多,错了就再来一遍,可是直播没有这样的机会。今天又回到直播,我觉得很亲切,紧张也会有,与其说紧张倒不如说是兴奋。我兴奋了很久,很期待,这是我久违了的。”首次尝试网络直播,倪萍说自己没有准备但也一直在准备中。“从来没做过这样的直播,也不知道要做什么,但所有新的事物我都想尝试下。我年轻时在电视台就养成了一个好习惯,一直时刻准备着。今晚会有什么流露出来的话,那应该是我内心拥有的东西而已。不过刚才工作人员和我说,直播很轻松,你渴了就喝点水,要上厕所就直接去,跟大家说一声就行,这在我们之前的电视直播中是肯定不允许的。”

谈阅读:谁读书多谁漂亮

谈起读书的话题,倪萍表示,自己年轻时就养成了看书听书的习惯。“我们山东话剧院院长翟建平跟我们说过一句话,我这一辈子都记着。他说,别指望整天涂脂抹粉儿的,不漂亮,谁读书多谁漂亮。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儿,当然是想着漂亮,所以真的就相信了院长说的话。”倪萍说,那个时候正赶上改革开放,图书市场全面开放,引进了好多国外的名著。“现在觉得读书是生活当中挺重要的事儿,好像不读书心里总觉得有一件事儿没做,所以还是有一些读书的习惯,有的时候听书,有的时候看书。”倪萍说,自己现在读的是台湾著名学者蒋勋的书。“他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作家,他讲了唐诗宋词以及历史故事,包括《红楼梦》的,西方美术史的,讲得特别特别好。我就是因为喜欢听他讲,就把他所有的书都买了,然后一本一本地看,算是他的粉丝。”

对于时下流行的电子阅读,倪萍表示,自己还是习惯看纸质书籍。“用手机看太费眼睛了,我助理给我弄了一个iPad看书,可能又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毛病,总觉得手里没有拿本书,没有纸张,看着看着就容易走神,有点看不下去。我出门也带着iPad,上面也储存了很多书,但我还是情愿背一本沉沉的书,因为我看书习惯拿笔画一画,画的地方我是要重看的,这是电子书代替不了的。可能,这也是我老了的标志。”倪萍说,自己不能想象一个城市有一天没有书店了,这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。“因为对书店有一种情怀,这种情怀跟我们的成长和年代都有关系。我们那时候去书店,就跟现在要去吃顿好饭一样的幸福,我不能想象没有书店,我也不希望这样。所以,这也是我们这次做拯救实体书店活动的一个根本原因。“

聊生活:特别珍惜每一天

这次“直播带店”,倪萍还将自己创作的六幅画作送给网友。52岁自学绘画,至今已9年寒暑,艺术创作可以说成为了倪萍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陪伴。“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子大,然后我就自己胡画吧。我有时一幅画里边既有水彩颜料,也有油画颜料,什么颜料都有。我发现,我还是可以的,至少画出来的画能表达我心里的盼望。”疫情期间,倪萍画了很多温暖阳光的东西。她说,沉浸在痛苦当中就会什么事都干不下去。“明媚的阳光,漂亮的草地,美丽的少女,你要从专业的角度去看的话,它实在是不行。但是却有我的心情在里边,就是那种盼望和向往,甚至是我内心里的温暖。因为好多个夜晚,每天晚上盯着白岩松《新闻1+1》看,看完了恐惧睡不着,我画画可以排解这些情绪。我从青岛我妈那过年回来,将近70天的时间,我每天上午画三个小时,下午画三四个小时。我一天都没有停过,我觉得我挺过来了,也画出来了。”


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十博客户端下载-10博体育入口 版权所有